您好!欢迎来到mobile365体育投注英超!
一切为了海南发展
 
 党建工作 / Party building
 
【党史】闹市开大会 气煞敌司令
来源: | 作者:海南控股 | 发布时间: 2021-04-29 | 83 次浏览 | 分享到:


上世纪30年代的上海派克路、白克路闹市。(资料图片)


电视连续剧《暗算》有这样一个故事情节:中央特科为了保证党中央在上海的一次秘密会议顺利召开,专门办了一家医院作为掩护。许多观众不知道,这个故事是根据真实事件改编的。
 

秘密会议泄了密,特务重金查地址

1930年,为加强党对苏区工作的领导,努力将武装割据、农村包围城市的全国苏维埃运动推向一个新高潮,党中央决定于5月下旬,在上海秘密召开全国苏维埃区域代表会议。会议集中各苏区代表、红军代表和各革命团体代表,跟中央领导一起共商大计。

由于国民党政府的严密监控,会议还没召开就走漏了风声。上海淞沪警备司令部司令熊式辉认定,这是一个彻底摧毁中共中央领导核心及工农红军指挥中枢的大好时机。但他得到的情报只是透露了会期大概在5月下旬,并没有详细的时间和地点。他招来手下的密探、特务,悬赏:谁查清楚具体开会的时间地点,奖励50万元。

与此同时,中央特科主要领导在爱义路卡德路路口的一栋小洋楼里秘密聚会。中央特科全权负责此次会议的筹备和保卫工作。筹备工作正在紧张进行,突然获得一个情报:会议消息已经走漏!但他们无权取消会议。因为,中共中央早已将此会议向共产国际正式报告,并且得到批准和支持。更何况,各大苏区代表、红军代表都已出发来沪。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在敌人眼皮底下,一场惊心动魄的大戏即将揭幕。


会址重选闹市区,租界临时开医院


如此一来,会场的选择便成了筹备工作的关键。在偌大的上海,要找一个有足够容量又不引人注意的会场,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中央特科经过反复斟酌,最后把目标确定在离会议筹备处不远的派克路路口。这里地处公共租界,靠近跑马厅,人来人往,一派热闹景象。另外,在派克路上,有一家英国人开设的著名影戏院——卡尔登戏院。此处是闹市中心的中心,而近在咫尺的白克路,又是一条曲曲弯弯的幽静小路,两旁都是普通民居,可谓闹中取静。

1930年5月中旬的一天,一位衣冠楚楚的年轻商人租下了卡尔登戏院后面白克路上的一栋4层楼房子。他就是刚到上海的中央特科成员李一氓。会场选定了,但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以什么形式做伪装、做掩护。选择一家医院作为掩护,是中央特科精心的设计。

在当时的公共租界,私人医院的申请手续也不算复杂,只要向租界当局递交一份英文申请,并且有足够的资金保证,还有足够的医疗设备和职业医生,就可以获得租界当局的批准。中央特科有一位小有名气的柯大夫,那就是柯麟。他曾在广东、上海开过私人诊所。办理这样的申请,轻车熟路。另外,在白克路的另一头,有一家德国人开的宝隆医院。如果会议期间真有病人上门求诊,也可以及时转送宝隆医院救治。5月中旬里的一天,“医院”开张了。


会议代表扮病人, 医护全是“特科”人


在外人看来,这只是又一家新开的私人医院,没有什么特别。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这里的每一位医生、每一位护士、每一个职员、每一个勤杂工,都是中央特科的成员。他们中的很多人,白大褂外挂着听筒,白大褂内藏着上了膛的手枪。在这家“医院”门口,也有陈赓的身影,他是中央特科情报科科长。在“医院”四周的马路上,陈赓带队驻守。

随着5月下旬的日益临近,熊式辉越来越坐不住了。种种迹象表明,中共全国苏维埃区域代表会议肯定在上海召开,肯定在公共租界里召开。但问题是,偌大一个公共租界,到底在哪一个屋顶底下,会聚集起那么多人呢?

正当密探们无功而返,熊式辉焦头烂额之时,淞沪警备司令部密查员宋再生主动请缨,请熊式辉批准他进入租界腹地重点查访。宋再生为人机警,办事干练。他既是熊式辉的同乡,还跟租界警方说得上话。

就在宋再生深入租界腹地四处探查之际,也正是各大苏区代表、红军代表络绎不绝抵达上海之时。熊式辉的爪牙已经在租界里四处活动。如果几十号人突然出现在一家新开的私人医院里,难免引人怀疑。因此,中央特科先将各方代表安排在附近的旅馆住下。

参加会议的代表经过身份核实,装扮成前来医院住院的病人,分期分批进入会场。为了安全起见,会议期间代表们是不能离开会场的。他们平时住在二楼、三楼的病房里,到开会的时候,再到四楼会议室。


特务包探冲过来,“传染病人”解危机


1930年5月20日9时,全国苏维埃区域代表会议在卡尔登戏院后面的“医院”准时召开。就在各大苏区代表、红军代表和革命团体代表齐声唱起国际歌的时候,立功心切的宋再生派出大量密探,在公共租界的大街小巷明察暗访。

5月21日,会议进入第二天。与会代表认真听取中央领导的报告。此时,熊式辉已急不可耐,破例同意宋再生与租界巡捕房携手破案。“医院”内,会议还在紧张进行。“医院”外,宋再生带着巡捕房包探有门必入,有人必问。此时,巡捕房传来消息,有工人在租界集会“闹事”。宋再生只能调转人马,去“闹事”现场增援。这一天,终于安然度过。

尽管中央特科费尽心思,可嗅觉并不迟钝的包探和特务还是把包围圈缩得越来越小。他们把重点搜索区域锁定在闹市中心,邻近跑马厅的派克路和白克路一带。5月22日,第三天的会议照常进行。有了巡捕房的帮助,上午,宋再生和手下把跑马厅附近的房子搜索了一大半。到了下午,他们已经从派克路的西头搜到东头。

黄昏时分,特务们的搜索离开会的“医院”只有一个路口的距离。对于中央特科的成员和“医院”里的代表们来说,一场危机就要降临。汽车在白克路路口停下,宋再生带着手下和巡捕房的包探,朝“医院”方向查了过来。要撤离所有人员已不可能。负责守卫的特科成员已经做好战斗准备。关键时刻,从“医院”大门突然抬出一个“病人”,不知谁喊了一声“有传染病”,吓得包探和特务们避之不及,一时顾不上到医院进行详查,一场危机暂时化解了。


医院成功玩消失,“卧底”立了一大功


5月23日,熊式辉终于得到确切消息,会场就在卡尔登戏院后面的“医院”里。得到命令的宋再生带着手下冲进前一天擦身而过的私人医院,但整个诊疗大厅已经空空荡荡。

那么,这场会议能够在危急关头化险为夷,难道真是运气使然?这一切当然并非偶然,而是靠中央特科运筹帷幄、精心策划。而其中,有一个人功不可没,那就是卧底密探宋再生。他是潜伏在国民党淞沪警备司令部的中央特科情报人员。他故意表现得很积极,带头组织搜捕,还主张查得越仔细越好,必须一栋房子一栋房子去查。最后查到了“医院”,但会议已开完,所有代表已安全撤走。

来源:湖南日报